38部杂交小说 > 玄幻小说 >
    澄澄不为所动,坚定的站在林昆的身前,并同样语气凌厉的冲两个保安道:“你们两个人不讲理,等待会儿我爸爸回来了,他非揍你们不可!”

其实,林昆的想法挺简单,穿着那么一套上千块的衣服,不管干点什么都有心有顾忌,害怕刮了蹭了的,自己的这一身衣服也没几个钱,刮了蹭了的也不用心疼。

更为震慑人心的,是那鬼熊在咆哮后,竟直奔众人而来,每一步落下,大都都在震动,气势滔天。

再往下看,又有钱二百贯,细锦一百五十匹,绢三百匹,金银若干,米二百石,豆四十石,酒、糖、油等等若干。刘家钱库、物库、粮库里肯定不是就这些积财,但这种明面上的财富,自然会有部分被充公抄入海州国库,所以留下的,看起来还挺整数的。

清晨的阳光化作一片金黄,洒落在磨盘镇的上方,将近处的矮楼和远处的屋檐都染上了一层金黄色,远处袅袅的炊烟,近处街上来往的行人,都为小镇构上了一层和谐的色彩,只是这和谐都只是表面上的,当有人看到林昆开着于亮的那辆SUV驶过来的时候,街上的行人全都下意识的躲避了起来,他们不知道车上的是林昆,以为是于亮那无赖。林昆把车停在了包子铺的门口,从车上下来后,包子铺里马上冲出了三个人,是冯佳慧、冯远志、韩心,他们本以为是于亮开车回来了,想出来问个究竟,结果一看是林昆,三个人半悬着的心全都放下了。

林昆白了他这个不会说话的徒弟一眼,“怎么叫我还真是个有钱人,难道你师傅我看上去很吊丝么?”

周子舒站在窗前,眼前的一切似乎有些熟悉。窗外梅花开得正艳,散发出阵阵幽香。地上积雪未化, 满院幽静。

一行人从会所的后门进入,进门后先是一段昏暗的长廊,走了一会儿后来到了前厅,光线一下子明亮了起来,十多个人分两拨坐电梯到三楼,到了三楼后,阿狗吩咐几个小弟带林昆去旁边的一间会议室,他自己则向走廊的另一个方向走去。

林昆回到了房间里,轻轻的关上门,黑暗中,她的脸红的发烫,心脏也砰砰的跳乱节奏……刚才的突然发怒,只不过是为了掩饰自己的慌乱。

“有牛肉圆葱的,有芹菜猪肉的,有香菇猪肉的,有萝卜丝牛肉的……”咕噜……马上又听一声响,这声响是从林昆的肚子里发出的,他现在已经没有掩饰的必要的,反正他已经饿了嘛,饿的人肚子叫两声很正常的,他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看向一旁强忍着不让肚子出声的韩心,笑容狡黠的问道:“小韩啊,你饿不饿呀,你要是饿的话,再让佳慧多哪拿两个包子。”

爷俩开着车高兴的离开,路过学校门口的时候,林昆特意多看了冯佳慧一眼,她脸上挂着微笑,正和一个家长子在说话,不像是遇到了什么难事的样子……

余宗华的书房里放了不少的好茶,都是亲戚朋友送的,他打开了一包今年新下的名品西湖龙井,在茶壶里泡了开来,书房里开着空调,喝起茶来倒不会因为发热而出汗,余宗华亲自给林昆倒了一杯茶,然后给自己斟上,两人一起喝了一杯之后,余宗华笑着说:“大侄子,别客气,自己倒!”

黄飞领着一群七八个小弟就从一辆面包车上下来,昂首阔步的就向北国园饭店走了进去。

“呵呵,晚了!”林昆嘴角冷冷一笑,继续挥舞着手里的匕首,唰、唰、唰……果断的三下挥罢,扒手惨叫过后直接昏死了过去,至此他左手的五根手指全被切掉,血水汩汩的流了出来,洇红了一大片的地面。

冯佳慧并没有正面回答,而是悠悠然的说道:“哪个女孩青春的时候不希望能有一个英俊帅气的王子呢,出现在自己的身边,陪在自己的身边,只可惜那时候的我总是埋头学习,也不像现在这么会打扮自己,即便是遇到了他,怕是他也不会喜欢我,而是会被你这样的女生吸引。”

小楚澄忏悔似的低下了头。林昆顿了一下,接着道:“儿子,你也不用太自责,这世界就没人生下来后不犯错的,犯错没关系,知错能改就是好孩子,爸爸妈妈的乖宝宝。”

“啥责任?”李春生一边仰起头,让鼻血尽量倒流回去,一边问道。

“嗯,嗯,我知道了,你们就放心吧。”三个人这边正说着,突然走过来一个胖胖的小男孩,看上去八九岁的模样,比澄澄、孙洋、苏有朋他们三个里最高的孙洋还能高出快一个头,这小男孩过来之后就眼巴巴的看着孙洋手里拿着的小龙泥偶,转过头冲身后跟来的一个三十多岁的胖男道:“爸爸,爸爸……我要那个。”

“老婆你放心,儿子跟着我保证一切OK,倒是你在家要好好照顾自己。”林昆咧嘴笑着道,本来一番关心叮嘱的话,却愣是被他说的变味了。”

陆宁起身,去湖畔踱步,尤五娘恨恨瞪了尤老三一眼,“三哥,你可长点心吧!别被甘二比下去!难道你想妹妹一辈子,都被甘七儿压着?还别说,等以后主君有了正室,你这样,让妹妹如何自处?!怕到时,就真没妹妹的立锥之地了!”

洗头房的大门没关,遮着半截粉红色的门帘,掀开门帘,里面顿时一股胭脂俗粉的味道扑面而来,一个正坐在吧台前剪指甲的浓妆艳抹的妹子抬起头,看见林昆之后双眼立马放光,就像是一万年也没见过男人一样。

刚才拍马屁的那大兄弟脸色倏的一凛,赶紧闭口不说话了,这马屁没拍好,很有可能拍到了马蹄子上,谁都知道许旺财最疼他这个儿子。

车厢里仿佛突然变的安静了,空调吹着冷风呼呼的声音,偶尔窗外驶过的汽车的轮胎在马路上留下的沙沙声,还有就是自己砰乱的心跳声。

“哼,董大海,那个二流的物业商,他要是敢去骚扰你们,我让他倾家荡产!”楚相国发狠道,说完之后语气马上又变的温柔起来,“静瑶,你们吃晚饭了么?市中心新开了一家五星级的湘菜饭店,爸爸请你们吃饭怎么样?”

才三十多岁就当上了南城区的警察局局长,而且还是两杠三星的级别,重点是这位新局长不是中港市本土的警察,而是直接从省城空降下来的,这就让人忍不住的遐想,这个新局长肯定有着不俗的身世背景。

脸上却是笑着说道:“付园长,你说的没错,经过调查我们确实是错抓人了,我本来就打算去放人呢,这不正好让你们给撞上了么……”

“这……”冯远志一脸的惶恐不安,刚开口说出一个字,马上就被于亮给噎了回去,于亮一脸狰狞的道:“老丈人,你就别这个那个的了,今天这面子说什么我也不能给你,否则以后我还怎么服我这帮兄弟啊!”



老杨的脸唰的一下就绿了,刚要吐口的话全都咽了回去,人家这摆明了是不准备给他面子,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人家凭什么给他面子,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上的人,他这张半新不旧的脸,在人家眼里可能连鞋底子都不如。

林昆眉头一蹙,冲小胖子冷笑一声:“小胖子,注意你说话的口气。”这时李春生、韩心、冯佳慧都赶了过来,李春生一见是这个小胖子,心里头的火噌的一下就起来了,白天的时候是林昆拦着他,否则非冲上去不可。

在那些荤素笑话中,陆宁印象最深的便是一则,说尤五娘腰肢太细太软,刘明府便是试也不敢试,怕折了这位美娇娘的腰;又说刘明府鰥居了数年,这两年突然娶妻纳妾成瘾,其实是老而无用,刻意掩饰而已,那尤五娘耐不住寂寞,早已红杏出墙。

监控录像的画面很快就到了林昆对峙那两名警察的时候了,当看到其中一名警察拔出枪指着林昆的时候,姜峰顿时暴怒的拍了一把桌子,瞪着金柯道:“放肆,绝对的放肆!谁给你们警察的权力随便拔枪指着公民的!人民给了你们警察权力,你们却像个土匪一样对待人民,全中港市警察的脸都让你们给丢光了!中港市市政府的脸也被你们丢光了!”

“夫人您先回去休息吧,都好几天没有闭眼了,又不是超人还想怎么样呢?老爷这边剩下的事情我来处理就好了,我让司机先送你回去。”李嫂一边说着一边扶着王美玲坐进车里。

余宗华砰的就拍了下桌子,噌的一下站起来,拿出了严父的威严,挥起巴掌就要过来揍这个让他不省心的儿子,林昆赶紧起来拦着,“余叔,你先消消气……”

林昆脚下稍作迟疑,但并没有说话,她刚走到门口,身后又传来了林昆的声音:“哎呀我次奥!”

回到了房间,林昆就收拾让澄澄睡觉,小家伙洗漱完毕之后,林昆先让他给林昆打了个电话,林昆特意的叮嘱过,不让小家伙把白天波澜的事情告诉林昆,只拣一些平常的说,澄澄跟林昆很贴心,林昆让他说什么,小家伙就说什么。

吃就算了,你还要说人家油腻,还要做出这副痛苦难咽的样子……祝明朗最后也还是夹了一块,放到了新鲜的菜叶上轻轻一卷,放到自己嘴里。

只是这一次,似乎没效果了,哪怕他趁着没人去了举重场,疯狂举重,甚至都加大了重量,也都效果甚微,达不到他想要的状态。

可能也是因为小德子对他印象不怎么好吧,庞吉不知道怎么,知道小德子是宦官,是大宦官窦神宝的衣钵传人,是以百般巴结,更送上重礼,却是说起他有个女儿名唤赛花,有绝代风华,且三岁时,就向天帝神像发起宏愿,希望能得见圣颜,万死不悔。隐隐的意思,好像圣天子见到他女儿必然喜爱一样,只是他微末小官,实在没有门路。

徐梅难掩惊慌,匆匆的跟姜峰打了声招呼:“姜副市长……”说完就准备绕着走过去,却被两个警察给拦住,徐梅马上恼火,冲着这两个民警道:“你们拦我干什么,快让开,你们的董局被打了,我得去医院看他!”

看热闹的不怕烂子大,周围围观的人群纷纷给林昆让开了一条路,并一路目送着他,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了走廊的拐角,众人这时都等着继续看热闹呢,还没有散去的意思,医院的两个保安这时后知后觉的跑了过来,冲着人群大声的嚷嚷了两句:“让开,让开!”便挤进了人群。

耿乐乐惊疑着不说话,耿军狄马上冲女儿说:“乐乐,你林昆叔叔不能骗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