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部杂交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38部杂交小说 > > 第69章

第39章

不想错过《》更新?安装零点看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承诺永久免费!

放弃 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此时,中港市南城区的一间高档会所里,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正在一间豪华的包房里,左拥右抱着两个白嫩的小妞调情,这男人国字脸,鹰钩鼻,左边脸插着一道狰狞的大疤,面相自持三分戾气七分煞气。
  既然能带着刘逆妻和甘二到处跑,这少年郎,应该就是新县令,但怎么跑来这里了?真是奇哉怪也。
  “你认识我?”陆宁笑孜孜的说,脑海里一幅幅画面闪现,却没有对这少年郎的记忆,而自己见过的人,见过的事,只要时间不是很长,便是前世,也根本不会忘却,这是长久训练得来的习惯。
  “嗯。”老杨点了点头,尽管满心的不愿意,但眼下这事也是不得已为之,他就权当自己客串了一次冷饮店服务员的角色,也没啥可丢人的。
  陆宁已经走过去,接过了杨昭手中铁连环,其实,这铁连环,不过是九连环的变种,不过现在的人不明白其原理,以为多加一环就更复杂了一样,其实万变不离其宗,九连环,就是九连环。
  “你对我母亲甚好,放心吧,我不会难为你。”陆宁随口说着,心里也在想,实则细算算账,如果没有甘夫人这两年照顾,自己和母亲怕早饿死了。
  刚刚诞生的龙子都是需要大量的食物,就像一个刚刚出生的孩子一样,需要每两个小时喂乳一次,奶水不足会严重影响到婴孩的智力与成长,甚至出现夭折。更何况白岂从一只小冰虫到一头幼龙,体格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每一分每一秒消耗的能量都是巨大无比的,靠自己屯的那点点桑叶根本不可能养活它!
  所有人都被林昆的这份淡定给感染了,心说这小子到底什么来头,枪指着都不怕?绝对不会是普通当兵的那么简单吧,一定是特种兵!
  这小QQ是够低调,可这颜色也有点太嫩了,不适合他这大老爷们开,不过反正也是暂时代步,也就不用考虑那么多了,林昆进去把小QQ开出来,别看这小东西个头不大,五脏六腑倒挺齐全的,还是个顶配。
  我们正说话呢,时间已经到了夜里九点半左右,正在此时宣明寺的院子里忽然有了动静!珠子立刻对我们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三个人微微探出头去看着院子内的情形。月光下,还比较亮堂的院子中那对我来说如同梦魇一般的绿色军大衣再次出现!怪人终于来了……
  
  只是又过去了一个月后,王宝乐悲催的发现,那个可以让自己去发泄与练习的小陪练,实在太弱,也太呆板了,根本就无法支撑自己如今体内的抓狂感,起不到增强自己实战的作用,更重要的是,小陪练不会叫,无论被怎么掰手指,都面无表情看着自己。
  林昆不光眉毛挑了挑,额头也跟着皱了皱,无可否定门口那个臭流氓说的句句属实,再一看锅里卷卷翻涌的油烟,林昆的心底顿时一凉。
  餐厅的名字叫‘远方’,是附近几家码头餐厅当中,建筑风格最独帜,地理位置最好的一家,采用的是西班牙古典式与东方现代式结合的建筑风格,餐厅的门口摆放着一尊石塑雕像,雕刻的是一个站在那儿举目眺望的女人,她被刻画的栩栩如生,尤其那一双眺望的双眼,更像是活人的眼睛一样,其中凝聚的那股期盼、渴望、煎熬的复杂情绪,被展露的淋漓尽致。
  林昆没有在医院里多待,开着车来到了市中心幼儿园,昨天他刚沈曼剿了一个西域扒手团伙,担心那伙子人还有残余的,会来伤害澄澄报复他。
  余宗华别人面前一向都是和和善善的,能把脾气收回去的才叫本事,可唯独对自己这个儿子,他这个混迹官场大半生,一向以老好好示人的省人大书记,却是实在忍不住脾气,也怨这小子从小到大没让他省心过。
  林昆回到了别墅,老捷达停在门口,林昆不在家,偌大的房子一个人待着,实在是无聊,他本来琢磨着开着车出去兜兜风,可眼下要紧的任务还没有完成——熟悉别墅的地形,毕竟以后要在这儿工作很久。
  最终就使得灵气在身体内不断地积累,同时也正是因这种高度的凝聚,所以不需要空白灵石,就可在手中凝聚出……灵石!
  珠子走到了白骨旁边,白骨始终没有动静,低垂着头的样子在此时我仔细看来更像是被悬在空中。“小山,你来看。”珠子对我招了招手,像是发现了什么。我急忙走了过去,顺着珠子所指的位置一看这才明白了为什么这具白骨会动的原因!在白骨的身后居然插着一根黑色的管子,而这根黑色管子的一头则插在墙壁上,用手电筒照了照便发现墙壁上有一道大约五六厘米高,十来米长的凹槽。刚刚这根管子在凹槽中移动,带动了这具白骨,因此在我看来就像是白骨自己站起来了一般!
  “靠,瞧不起人是吧,一条狗几个叼钱啊!”林昆猖狂的笑道,把背在身上的包拿下了,当着围观所有人的面把拉锁拉开了,里面那一沓沓崭新的票子马上就暴露在眼前,围观的众人顿时吸了一口凉气,真他娘的人不可貌相,本以为这小子就是个普通的工薪层吊丝,没想到人家居然这么有钱!
  “你们班的这个家长好像很有趣。”韩心看着人群中央的林昆,笑着说道。
  
  那大汉猛地转身,脸上全是黑泥的他,双目却炯炯有神,刘汉常就觉得好似被野兽盯上一样,吓得身子一颤,不由自主倒退一步。随之刘汉常大怒,在国主第下面前丢了脸面,他拿起木棍,就向铁笼里打:“腌臜东西!竟然在国主第下面前乱吼!”陆宁的注意力,也就转向了这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